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养生

入园难入园贵背后的两大失衡

2019年04月10日 栏目:养生

"入园难、入园贵"背后的两大失衡“入园难,难于考公务员;入园贵,贵过大学收费”。近一段时间来,上幼儿园难的问题不但让家长倍感焦心和苦恼,

"入园难、入园贵"背后的两大失衡

“入园难,难于考公务员;入园贵,贵过大学收费”。近一段时间来,上幼儿园难的问题不但让家长倍感焦心和苦恼,也引发了党中央、国务院的高度关注。幼儿园,咋成了稀缺资源?问题症结在哪?“新华视点”近用时半个多月,深入部分城市调查发现,幼儿教育普遍存在公办园“稀缺化”、民办园“两极化”、优质资源“特权化”、收费“贵族化”等问题。尽快解决入园难、入园贵问题,已成为许多家长的呼声。(7月26日《济南》)

入园有多难、有多贵?非为人父母者也许难以丝丝入扣地体会;入园难、入园贵背后又汹涌着家长多少悲情叙事和辛酸遭遇?也许非三言两语所能细述,但揆诸媒体,案例颇多,比如,为了让孩子入园,某地400多位家长在一家幼儿园门口排队两天两夜,争取130个学位,更极端的是在一些地方,某些家长甚至带着帐篷、行军床、躺椅板凳,煎熬九天8夜依然未能遂愿;在南京一些知名幼儿园园长的办公桌上,五花八门的“条子”比辞海还厚,某幼儿园只招80人,“条子”却收了800张。

“入园难,难于考公务员;入园贵,贵过大学收费”。难怪很多家长如是喟叹!但吊诡的是,但凡如此唏嘘的几乎清一色的是那些普通老百姓,为何罕见公务人员有此感慨?缘由其实不复杂,放眼当下,幼儿园问题存在两种现象,1是公办园稀缺化,实质上是公办园权贵化、优良资源“特权化”,1是民办园两极化,实际上是收费贵族化、监管虚空化。简言之,入园难、入园贵背后存在两大断裂:

1是,权利与权利的失衡。大多数公务员之所以从来不为孩子入园头疼,是由于他们根本就没必要为此头疼,进一步而言他们的孩子有公立幼儿园可上,这些公立幼儿园办学硬件优良,教师资源,关键的是,这些公立幼儿园享受着政府财政拨款,由政府供养着,与之对应的是,这些公办园具有优良资源特权化的显著特点,即但凡有资格入园的几乎全是公务员子女或与权力有关的人,其他普通老百姓的子女,免谈!

如此一来就是咄咄怪事!公共财政的要义在于公共,它来自于公众,就应当普惠于公众,岂能为少数特权群体专享?今年年初有媒体报道,广东省人大代表发现,广东省文化厅幼儿园、卫生厅幼儿园等四个省级部门办的幼儿园纳入财政预算。有一家机关幼儿园需要支出1016.62万元,其中,财政拨款656.26万元。对此,有广东省人大代表认为,这是个别部门为部门变相捞福利。其实,这类捞福利的做法就是权力自肥,就是拿国家财政往自己腰包揣,就是损公肥私。当公办园享受着国家优厚财政投入,当官员无需为子女入园烦恼,与之对应的则是,普通老百姓为了孩子入园求爷告奶奶,甚至不惜花钱托关系也进入这些优良幼儿园,这是多么苍凉而断裂的一幕?当公办园权贵化、优良资源“特权化”,且设置了过量门坎,普通人家的孩子固然入园难、入园贵了。

2是公共服务与民意距离的失衡。公办园不让普通人家的孩子入园,一大原因是公办园相对太少,远远难以满足人们的需求,在这类语境中,政府部门就应当提供更多更完善的公共服务,承当公共,即加大财政投入,兴修更多的公办园,但遗憾的是,很多官员全然无意于此,比如2008年,北京十几亿元教育附加费中,学前教育仅有0.39亿元,仅占3.1%。不为是因为没有切肤之痛,没有入园烦恼,反正自己的孩子有公办园上;不为是因为缺乏正确的权力观、政绩观,只愿意把钱花在看得见的形象工程上;不为是对教育没有足够的认识,既然幼儿园教育没有纳入义务教育,何必找事……

值得一提的是,日前,国务委员刘延东称:学前教育是国民教育的组成部分,是重要的社会公益事业,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幸福和千百万儿童的健康成长。1句学前教育是社会公益事业,释放了丰富的积极信号,意即政府部门千万不能撂挑子、当甩手掌柜,而应该加大教育投入。在笔者看来,幼儿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阶段不失为一种可行的善政,此前不是间或有地方推行免费学前教育了吗?学前教育应当保有公益性质,如此,方可纾解当前的入园难入园贵。

人生百年,立于幼学。此前,有报导援用教育部相关部门负责人提供的数据显示,全国有一半适龄儿童没有进入幼儿园,即便在北京也有四成适龄儿童没有幼儿园可上。这是一组令人黯然的数据。改变入园难、入园贵,让孩子上得起学、上的好学,才能到达教育兴国的战略目标。(王石川)

宝宝发烧怎么办
小儿反复发烧
儿童感冒发烧怎么办